黑鸲

阿万音铃羽 我最爱的老婆!!!!!!她怎么那么可爱!!!

温柔的强者

  烛焰格外地刺眼,跳着莫名其妙的舞蹈。昏黄的光也跟着跳着,金子似的贴在所有物体的表面。冷色调的月光穿过窗户透过来,显得格格不入。土方十四郎跪坐在办公桌前,批阅着公文,长时间的跪坐姿势让他疲劳。批阅的动作很轻,因为身边有一个少年耐不住寂寞熟睡了。烛光静悄悄地撒在少年白净的脸上。外面的蛐蛐对着月亮叫了几声,就收回了它的小提琴。
  ——————————
  温柔的强者  银魂 土冲
  ——————————
  “起床了,总悟。”
  
  熟悉又讨厌的声音响起在耳边。总悟裹紧了被子,在进行了一番心里挣扎过后,懒散地撑起自己的身体,坐在布团上发呆,没睡醒三个字写在了脸上。
 
  冲田总悟,真选组一番队队长,真选组的最锋利的刀,现在正处于起床后的懵懂期。
  
  十四把总悟扯起来,“一会洗漱好了就去集合,这次可不要迟到!”然后把总悟的制服塞给它们的主人,就离开了。
 
    “切……”总悟嘟囔着嘴,继续慢悠悠地开始研究裤子的正反面。
  
   
     叫总悟起床是必须的,是十四每天必修的工作。并不会变着花样去拉扯总悟,或者把冰凉的手伸进对方胸膛叫人起床,十四的方法永远是寻常不变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把那个孩子拉扯长大,拉扯起床。劳累的一番队队长,是爱赖床的,这点十四很清楚,劳累的一番队队长,是很容易失眠的,这点十四也很清楚,所以他从不会计较总悟迟到的过失,往往只是吼两句,有时把这个年轻的小队长逗地呵呵笑。
  
  月亮不知多少次地不知疲倦地升起,大地上已经没了夏日的闷热,全部都化作云,稀稀散散地。陪伴着几颗孤独的星星。
  
  这天,十四依然在烛灯下批改公文,这次他必须每页都要更小心地看,小心地留下笔迹。火都安静下来,静静地燃烧了蜡烛的青春。
  
  “咔——”门被打开,从外面吹来凉风,直到门被合上。
 
  总悟很艰难地躺在了十四的身边。绷带和伤口被主人隐藏在和服里,但主人被它们伤害地连呼吸都有些吃力。不想做什么,少年把头枕在十四的腿上,呼吸渐渐变得柔和起来。胸口随着湿热的鼻息上下起伏着。
  
  十四早已经停下了笔,温柔地捋了捋少年冰凉的栗发。没有看少年,十四在看着前方,只是一堵墙。
  
  这次疲惫的小队长,又失眠了。
 
  少年朝着温暖的地方靠,把栗色的脑袋塞进青年怀里。
  
  金子似的烛光撒在少年身上,照耀在十四的脸上。窗外没有蛐蛐,只有一阵一阵的冷风,吹得树叶沙沙直响。
  
  “明天记得早点叫我。”
  
  少年喃喃地说,然后闭上了眼睛。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