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鸲

阿万音铃羽 我最爱的老婆!!!!!!她怎么那么可爱!!!

放你个牛踹er屁!
矫情怪已经死了!
我是“十圈”!
最喜欢大家的“十圈”!!!!



多多指教!

睡眠抱抱

 N久以前的私粮,我也不知道有多久了x今天翻黑历史翻出来了,个人感觉……还行(捂脸)
曾经的我也就纯情过这一回

ooc慎人
(↑打死))
 
————————————————
        睡眠抱抱
        银魂青葱
————————————————
拥抱是温柔的。

土方十四郎喜欢冲田总悟的身体,无论是配合着硬朗的制服,柔软的和服,还是果体,抱的时候,总有一种舒心感,安全感。
当男人结实的胸膛贴近时,冲田总悟有这么一种感觉,制服接触下巴的清凉,男人有些扎的黑发,还有烟味,这种熟悉的感觉,总是让冲田沦陷在那一刻钟。

交换呼吸,交换对方的温度,对土方和冲田来说已经是必不可少日常了。在对方身上寻找依靠感,无论是再倔强的总悟,还是土方,这对他们来说是一种本能的需要,只限于对方罢了。
土方更喜欢睡觉的时候,紧紧抱着自己的爱人。无论多少次从梦里醒来,眼里都是自己的爱人,自己的总悟。即使是沉浸在梦中,对方的体温也温暖着自己的每一个部位。总悟微凉柔软的短发很舒服,有规律的湿热鼻息也是,特别是呼到脖颈上时。

像抱着个洋娃娃一样,这个小鬼也就只有睡觉的时候老实。每当土方很晚才能批改完公文时,总悟已经把床捂好,自己霸道地躺在土方窝里呼呼大睡。在外面不同,总悟在土方家睡的时候不会戴眼罩,他本人不会明说,但一直只对土方例外。土方此时会小心地掀开被子钻进去,然后把那个小人er紧紧地搂进怀里,到对方的头靠着自己的头,双方的腿交叉。

夜晚总是温暖的,即使是冰雪交加的寒冬,真选组副长和一番队队长总是睡地特别好,第二天起床才有精神。搞事。
很安静的,没有小木人没有火箭炮,也没有蛋黄酱没有香烟,只是你和我,相拥着,一起入眠。
————————————
  
睡眠抱抱  

————————————

没有男人的烟草味总悟是睡不着的。长期以来战斗时的紧绷神经影响着他。冲田总悟熟睡时会表现出没有安全感,独自一人的时候,他蜷缩地很厉害,像一只发抖的小猫,但他这样的姿态只有土方十四郎见过,因为冲田总悟总是是睡不着的,特别是有别人在的时候,即使是近藤先生。
总悟和土方的感情曾经经历过各种挫折,但更能见到与彼此之间的依靠与信任,即使总悟对土方他表面上依然是不会表现出任何的依赖和感激之情,但他晚上还是会爬上土方的床,特别是第二天没排班的时候。

男人吐露出的烟草味让总悟安心。此刻他紧紧地拥住对方结实的身体。土方对总悟向来不拒绝,只需要露出足够温柔的表情,跟这个孩子做。

“哈……”

被进入的时候,少年低喘了一声,搂着恋人的脖子与他相吻。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倔强的自己开始迷恋那个混蛋的怀抱。到这一刻,感情终于得到满足。土方此时一次次地抽     插,少年都招收无误,并发出好听的呻吟回应对方。对于对身体和“性”的渴求,他们两人都从不逃避,遵循本能罢了。
土方抚摸少年白净的皮肤,少年锁骨处还留着红色的吻痕。总悟天生拥有一张好看的脸,此时总悟的表情对土方来说是最好的兴奋剂。

“去了,总悟…唔。”

——

“土方先生…”

少年已经睡着了,嘴里却还迷迷糊糊念着。也就只有这个时候最乖吧,被念的男人想着。拥住少年在对方额上轻轻碰触。
晚安,总悟。

一个关于告白的故事☆(3z)

……修仙的时候肝的,现在凌晨两点三十分……x感觉好还不是很好…总之求评论和建议,拜托了qwq
正文在这er哟,虽然是没有车的一篇但是莫名其妙的敏感词真是……

飞鸟

 银时出没注意
———————————————— 
      任何人都没办法关住冲田总悟。这个栗发的少年总以悠闲懒散的姿态漫步在歌舞伎町。充斥着烟味和粉尘的味道,隐约闻得出脂粉味。少年的身影徘徊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间,一不留神,他就消失了。光从天堂撒入尘世,像轻柔的婚纱轻轻地盖在世界万物的身上。走在歌舞伎町的栗发少年,人们已经习惯了他的存在,他早已和这条散乱的街道散乱地融合在了一起。
  ————————————
  
  飞鸟
  
  银魂  土冲
  
  ————————————
  初春,身着燕尾服的绅士们从天上归来,寻找上一年家的地点。真选组屋檐下的老住客旅行回来了,叼着青草和湿润的泥。初春的味道甚是清新,真选组的某个小队长一大早就跟只雏鸡一样屁颠屁颠地跑没影了。这种和平的日子不知道还能过多久,土方十四郎抬头看着屋檐下的小家庭,看到它们新生的小生命,还没睁开眼,就好奇地伸出小脑袋四处探着。十四温和地笑了。山崎退在对面和一群队士堆在一起挥着球拍。近藤勋早就趴在志村家的天花板上了。
  
  十四刚抽完今天的第二根烟,冰凉的雨滴突然落在他的脸上,顺着流下来。伸出手,细而稀的细雨飘落。下雨了。天渐渐变了脸,乌云不知道从哪聚集过来,像抹布盖在天上。十四抓了两把伞,用塑料袋装上一件干净的和服,通告了下属,趁着雨还没有反应过来匆匆地离开屯所。
  
  糟糕,那个小鬼还在外面呢!
  
  大雨是随着天边轰隆的春雷而来的,像约定好了一样。燕子在雨中地飞着,拍落想沾湿自己燕尾服的雨珠。热气伴着泥土的清香升腾而来。十四没有心情享受这个,他也顾不上为自己打上一把伞,焦急地在歌舞伎町寻找着那个栗发少年的身影,四处张望着。大雨无情地把十四浇成了落汤鸡一样地狼狈,但他心里没想太多,他只想快点找到那只离巢的小鸟。
 
  “总悟!!!——”
  
  只要那个孩子还在外面他会被淋湿,会着凉,会感冒——虽然冲田总悟会很聪明地保护自己,但土方十四郎永远地担心着他。
  
  渐渐地,路上的人越来越少,衣服全都被收回了家里,空荡荡的,突如其来的大雨让人们措手不及。烟味,粉尘味,脂粉味全部被春雨无情地洗涤干净,冲刷殆尽。春雷滚动着,着了凉打了个响亮的喷嚏。还没有找到总悟…十四想着,也没有注意到现在街上只跑着他一个人。总悟常去的公园,少年没有在那里,拉面馆蛋黄酱店,也没有,万事屋楼底下,没有熟悉的身影,往上喊了句,只有中国丫头和她的宠物回应。去哪了…去哪了…山崎没有通知十四,说明总悟现在还在外面,时间拖得越久,十四越发地担心,那个小鬼是个玻璃剑,又到处乱跑,要是兴趣大发在雨中跳舞…不不不不不……
  
  春雨是突然来到,也突然离去 雨渐渐小了,到完全停止,已经是没了哭泣的力气。十四抹了把脸上的雨水,新的水珠又顺着乌黑的发丝流下来。燕子回巢了,街上的人渐渐多了起来,温暖的太阳无私地奉献自己的光和热,给所有的事物。
  
  十四开始自嘲起来,说不定那个天天喜欢搞事的总悟,还活蹦乱跳地滚着一身泥不知道去哪玩了,说不定他见到自己这个样子,会忍不住嘲笑起自己。土方笑了笑,从衣兜里抽出烟盒子,麻溜地给自己点了根烟。但他并不想打算就这么回屯所,而是继续前进。
  
  “嘘,那位小哥。”
  
  有人在街边的小胡同里叫住了十四,生着银色天然卷的青年笑着,那双死鱼眼衬得他不那么正经。“不好意思,阿银没有带伞,那边那位湿漉漉的小哥,可以借我一把吗?”银时的声音故意放的很低,生怕惊扰了头顶挡雨棚上栖息的小麻雀。十四走了过去,他惊呆了,在银时的后面,找到了他一直寻找的离巢的小鸟。总悟睡着了,虽然裹着云纹和服,但还是有些冷地只发哆嗦,但还好并没有被雨水淋湿,安静地似乎一直等待着十四。
  
  总悟太累了,骤降的气温和等待让这孩子想睡觉。
  
  “谢谢。”土方极少对银时说过这句话,还是他自己主动的。十四拿出携带的和服,把少年裹了起来,抱在怀里,忽然觉得总悟很轻。动作轻柔生怕惊了怀里敏感的人。
  
  “不想用笼子关起来的话,就要到处去寻找,人还真是麻烦的生物阿。”坂田银时披上自己的云纹和服,上面还留着少年的体温。
  
  “你不是也一样吗,喜欢麻烦的家伙。”
  
  “雨下的真大呢。”银时撑起伞,抬头望了望晴朗的天空,往相反的方向走去,融入进人群当中“不知道新八回去收衣服没有。”
  
  总悟往温暖的怀里钻,还不想睁开眼。十四抱着少年,也撑开了伞,在阳光之下。
  
  雨下得真大。
  
  飞鸟该回巢了。
  

温柔的强者

  烛焰格外地刺眼,跳着莫名其妙的舞蹈。昏黄的光也跟着跳着,金子似的贴在所有物体的表面。冷色调的月光穿过窗户透过来,显得格格不入。土方十四郎跪坐在办公桌前,批阅着公文,长时间的跪坐姿势让他疲劳。批阅的动作很轻,因为身边有一个少年耐不住寂寞熟睡了。烛光静悄悄地撒在少年白净的脸上。外面的蛐蛐对着月亮叫了几声,就收回了它的小提琴。
  ——————————
  温柔的强者  银魂 土冲
  ——————————
  “起床了,总悟。”
  
  熟悉又讨厌的声音响起在耳边。总悟裹紧了被子,在进行了一番心里挣扎过后,懒散地撑起自己的身体,坐在布团上发呆,没睡醒三个字写在了脸上。
 
  冲田总悟,真选组一番队队长,真选组的最锋利的刀,现在正处于起床后的懵懂期。
  
  十四把总悟扯起来,“一会洗漱好了就去集合,这次可不要迟到!”然后把总悟的制服塞给它们的主人,就离开了。
 
    “切……”总悟嘟囔着嘴,继续慢悠悠地开始研究裤子的正反面。
  
   
     叫总悟起床是必须的,是十四每天必修的工作。并不会变着花样去拉扯总悟,或者把冰凉的手伸进对方胸膛叫人起床,十四的方法永远是寻常不变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把那个孩子拉扯长大,拉扯起床。劳累的一番队队长,是爱赖床的,这点十四很清楚,劳累的一番队队长,是很容易失眠的,这点十四也很清楚,所以他从不会计较总悟迟到的过失,往往只是吼两句,有时把这个年轻的小队长逗地呵呵笑。
  
  月亮不知多少次地不知疲倦地升起,大地上已经没了夏日的闷热,全部都化作云,稀稀散散地。陪伴着几颗孤独的星星。
  
  这天,十四依然在烛灯下批改公文,这次他必须每页都要更小心地看,小心地留下笔迹。火都安静下来,静静地燃烧了蜡烛的青春。
  
  “咔——”门被打开,从外面吹来凉风,直到门被合上。
 
  总悟很艰难地躺在了十四的身边。绷带和伤口被主人隐藏在和服里,但主人被它们伤害地连呼吸都有些吃力。不想做什么,少年把头枕在十四的腿上,呼吸渐渐变得柔和起来。胸口随着湿热的鼻息上下起伏着。
  
  十四早已经停下了笔,温柔地捋了捋少年冰凉的栗发。没有看少年,十四在看着前方,只是一堵墙。
  
  这次疲惫的小队长,又失眠了。
 
  少年朝着温暖的地方靠,把栗色的脑袋塞进青年怀里。
  
  金子似的烛光撒在少年身上,照耀在十四的脸上。窗外没有蛐蛐,只有一阵一阵的冷风,吹得树叶沙沙直响。
  
  “明天记得早点叫我。”
  
  少年喃喃地说,然后闭上了眼睛。

午安(3z清水)

  中午的下课铃终于响起,炙热的阳光被窗帘抵挡在外,但仍然不罢休地传递着 热量和光。老师说完下课以后,便走出教室了,同学们也叽叽呱呱乱做一团,打打闹闹着离开教室,直到这个地方再也没有声音,安静地像被遗弃。
  ——————
  
  午安
  银魂 土冲 3z
 
   ——————
  
  冲田总悟是从来都不懂得挤出可怜的时间拿来背书的。天生长得一张乖巧的娃娃脸,实际上这个人几乎整天都在玩。栗发的少年挤在同学中间独自走了,他并不是不合群,总悟只是不太喜欢和同学抱团一起回宿舍,除了那个人。
  
  “接招土方————!”
  
  “?!”
  
  突如其来的手刀,走在前面的土方十四郎还没缓过神来就被少年打个正着。莫名其妙被打了自然是非常不爽,但十四并不会太生气,与其说是因为习惯了总悟捣蛋不如说是因为这个捣蛋的人是总悟啊。
  
  “土方,吃完饭回宿舍不——?”
  
  总悟走在前面,甩着他可怜的背包,大步大步跳着——他也就在十四面前那么作了,貌似有用不完的精力,即使毒辣的太阳像黄金般把他笼罩起来。
 
  “嗯。”

  十四安静地跟着他的后面,双手插兜,和前面那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刺眼的阳光把十四眼前的人和景都照的白花花的,紫外线有些让他睁不开眼睛。
 
  中午的学校非常安静,似乎所有都人非常疲倦一般,估计是因为气温的关系,连食堂里的学生们都不想到处乱跑。食物热腾腾的,更是让食堂变成了个蒸拿房。
  
  “慢点吃,没人跟你抢阿总悟。”十四又低头去挤他的蛋黄酱了,追求这种清奇的口味也就他一个人乐在其中。总悟表示不快点吃的话会被狗粮恶心地吃不下饭。十四听到后,抬起头刚想反驳一声,但愣住了,总悟这小子,吃着吃着就满脸大汗,真是的,衬衫都湿掉了。
  
  “拿纸巾去擦擦脸。”
  
  “阿,谢谢啊。”
  
  十四又埋下头,扒拉扒拉他的蛋黄酱盖饭。
  
  回到宿舍的时候,学校的操场上已经没有人了,大家似乎都回家或者回宿舍“避难”了。因为实在是太难受,也没有什么值得留意的特殊原因,出食堂后十四和总悟并没有什么交谈,但走路的时候两人的位置从一前一后变成并肩同行了。总悟第一件事就是瘫在他软软的床上,然后努力地去用手够床头的小电风扇。虽然是个四人宿舍,但中午的时候另外两个室友,新八和山崎,会去图书馆蹭冷空调吹。十四其实也想跟着一起的,但总悟每天雷打不动地要求留在宿舍午睡,也不能大热天地抛着总悟一个人不管,索性十四也留下来了。
  
  十四每天的午睡时间都只控制在30以内,以保证他有充足的时间看书。总悟倒是,只要一上床,就别想让他爬起来了,埋头就睡,死睡爆睡,下午继续充满干劲地找十四的茬。十四也是拿他没办法的,刚把需要复习的书从挎包里翻出来事,回过头,栗发的少年已经趴在床上睡着了。很安静,他们之间只有中午的时候最累,最安静,仿佛时间都为他们放缓了脚步。十四看着总悟睡觉,趴着是不好的,于是过去轻轻地把对方的身体翻过来,枕到枕头,在总悟的肚子上盖上一条薄棉被,然后把风扇的方向转到总悟的脚,而不是他栗色的小脑袋。
  
  十四看着总悟睡觉,时间像是停止了,只是总悟胸口的幅度还在证明着它依然兢兢业业地流动。十四摇了摇头,俯下身抚摸着总悟的脸颊。总悟长长的睫毛静止在那,把主人装饰地像个洋娃娃。
  
  轻轻地在额上留下一吻。窗外一阵清凉的风吹开了厚重的窗帘,吹动了少年们的发。宿舍外,绿的发亮的老树上,两只麻雀站在树枝上叽叽喳喳。天上有一群鸽子结队飞过,有一瞬间遮住了太阳。云儿慢慢地移动,像在静止。
  
  午安。

副长妇女节快乐【bushi】

速撸的无质量之作…总之避ooc为妙
———————————
十四觉得他可能是个假男人,除了总悟有事没事就喊他“老妈子”这点以外,还有其他的:给某小鬼打扫房间,给某小鬼做饭,给某小鬼洗胖次,叫某小鬼起床,给某小鬼暖床……这么想还真觉得自己养了个小祖宗似的。虽然十四跟那么某小鬼的关系大江户总所周知,但闪瞎单身狗钛合金24k狗眼的光芒背后,细心好事的人会发现这俩人相处模式并不是那么单纯,直白一点,土方供了个佛总悟找了个妈。所以这天土方也是站在洗手台的镜子前数着自己提前衰老而增加的白发,唉,那尊佛什么时候能省事一点呢。
  
  我可能是个假男人。刚刚躲过某小鬼起床气发作后一天的第一发清爽的炮弹后的土方这么想。终于,土方忍无可忍做出和平常不一样的动作了————以前的时候他就该觉得对于小鬼破坏公共设施的事就该往小鬼的小脑袋瓜狠狠地拍上一拳————然后他就这么做了,当然那个小鬼的反应是比十四还快,结果就是十四捂着自己的右手臂倒在一边。
 
  “不玩了不玩了,总悟,快去训练。”
  
  十四撑起自己站起,挤出一个爽朗的笑容, 是在总悟把嘴巴撅到一边的奇怪表情下完成的。
  
  我可能是个假…不不不,老子不能再忍了!得出这个想法的时候是在十四吃到芥末酱的时候。
  
  “土方先生——啊嘞,土方先生阿。”总悟抱着一箱辣椒酱大摇大摆地在土方面前停下。
  
  “总悟,把这些玩意er给老子都出去。”
 
  “土方先生,咋的啦,彩票又没中阿?”
  
  “快,现在执行!!冲田总悟老子给你一分钟的时间马上抱着你这箱东西消失!”
 
  唉呀妈呀真爽
  
  
  不不不不不不
  
  
  “我是说,总悟,咳,把这些辣椒拿出去丢了,别让他们祸害蛋黄酱好吗。”
  
  “略略略。小气鬼。”
  
  十四看着总悟走远的背影,安抚了下自己的小心脏,虽然以前吼总悟的次数不少了,但是这次可以说是一种突破……个屁。不就是一箱辣椒酱吗至于对总悟大吼大叫…不是 他们会祸害蛋黄酱 真的  不是,总悟不会不理我吧,他的脾气下来我肯定不会好过的!对,现在逃命要紧…等等我他妈在想什么!!!土方十四郎!!!
  
  十四觉得他可能是个假男人。
  
  “不好意思,这位同学,您还有什么要换的胖次,都都过来老子给你洗了。”
  
  “不要阿我不要胖次上沾上恶心的烟味。”
  
  “大哥,你是平时都有闻屁股的习惯吗?”
  
  “诺诺诺,拿去拿去拿去,洗干净点阿老妈子——”冲田翻出一堆印着sss的胖次,塞到土方怀里。
  
  “这位同学您每次攒的的胖次可有点多呢。”
  
  “那是当然的阿土方老妈,我的屌可比你大。”
  
  “啥?”
  
  为了确认总悟和自己谁比较有男性雄风,在后来十四特意扒了总悟的裤子查看,某小鬼是不愿意的那种。
  
  十四觉得自己是个真男人,比这个浪的很的小家伙相比。
  
  “土方你这个混蛋——————————!!!!”
  
  
  说丈夫在家庭食物链的最底层?其实有时候谁在上在下还不一定呢
  end

金魂土冲(r18)

重发,是这样的,我有一句妈卖批我不知道当不当讲xxx
正文点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