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鸲

阿万音铃羽 我最爱的老婆!!!!!!她怎么那么可爱!!!

副长妇女节快乐【bushi】

速撸的无质量之作…总之避ooc为妙
———————————
十四觉得他可能是个假男人,除了总悟有事没事就喊他“老妈子”这点以外,还有其他的:给某小鬼打扫房间,给某小鬼做饭,给某小鬼洗胖次,叫某小鬼起床,给某小鬼暖床……这么想还真觉得自己养了个小祖宗似的。虽然十四跟那么某小鬼的关系大江户总所周知,但闪瞎单身狗钛合金24k狗眼的光芒背后,细心好事的人会发现这俩人相处模式并不是那么单纯,直白一点,土方供了个佛总悟找了个妈。所以这天土方也是站在洗手台的镜子前数着自己提前衰老而增加的白发,唉,那尊佛什么时候能省事一点呢。
  
  我可能是个假男人。刚刚躲过某小鬼起床气发作后一天的第一发清爽的炮弹后的土方这么想。终于,土方忍无可忍做出和平常不一样的动作了————以前的时候他就该觉得对于小鬼破坏公共设施的事就该往小鬼的小脑袋瓜狠狠地拍上一拳————然后他就这么做了,当然那个小鬼的反应是比十四还快,结果就是十四捂着自己的右手臂倒在一边。
 
  “不玩了不玩了,总悟,快去训练。”
  
  十四撑起自己站起,挤出一个爽朗的笑容, 是在总悟把嘴巴撅到一边的奇怪表情下完成的。
  
  我可能是个假…不不不,老子不能再忍了!得出这个想法的时候是在十四吃到芥末酱的时候。
  
  “土方先生——啊嘞,土方先生阿。”总悟抱着一箱辣椒酱大摇大摆地在土方面前停下。
  
  “总悟,把这些玩意er给老子都出去。”
 
  “土方先生,咋的啦,彩票又没中阿?”
  
  “快,现在执行!!冲田总悟老子给你一分钟的时间马上抱着你这箱东西消失!”
 
  唉呀妈呀真爽
  
  
  不不不不不不
  
  
  “我是说,总悟,咳,把这些辣椒拿出去丢了,别让他们祸害蛋黄酱好吗。”
  
  “略略略。小气鬼。”
  
  十四看着总悟走远的背影,安抚了下自己的小心脏,虽然以前吼总悟的次数不少了,但是这次可以说是一种突破……个屁。不就是一箱辣椒酱吗至于对总悟大吼大叫…不是 他们会祸害蛋黄酱 真的  不是,总悟不会不理我吧,他的脾气下来我肯定不会好过的!对,现在逃命要紧…等等我他妈在想什么!!!土方十四郎!!!
  
  十四觉得他可能是个假男人。
  
  “不好意思,这位同学,您还有什么要换的胖次,都都过来老子给你洗了。”
  
  “不要阿我不要胖次上沾上恶心的烟味。”
  
  “大哥,你是平时都有闻屁股的习惯吗?”
  
  “诺诺诺,拿去拿去拿去,洗干净点阿老妈子——”冲田翻出一堆印着sss的胖次,塞到土方怀里。
  
  “这位同学您每次攒的的胖次可有点多呢。”
  
  “那是当然的阿土方老妈,我的屌可比你大。”
  
  “啥?”
  
  为了确认总悟和自己谁比较有男性雄风,在后来十四特意扒了总悟的裤子查看,某小鬼是不愿意的那种。
  
  十四觉得自己是个真男人,比这个浪的很的小家伙相比。
  
  “土方你这个混蛋——————————!!!!”
  
  
  说丈夫在家庭食物链的最底层?其实有时候谁在上在下还不一定呢
  end

评论(4)

热度(4)